穿井资讯

亚博和其他平台是否有关联·这次葫芦娃救不回爷爷了

2020-01-11 18:24:35 来源:穿井资讯

亚博和其他平台是否有关联·这次葫芦娃救不回爷爷了

亚博和其他平台是否有关联,“葫芦娃之父”胡进庆

随手翻了翻微博,满屏的明星出轨、撕逼、负能量新闻。却有一个消息,悄悄呆在角落,无人问津,北京时间2019年5月13日15时,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导演胡进庆因病去世,享年83岁。

胡进庆是谁?你可能没听过?但是说起《葫芦兄弟》,大家都会会心一笑。

它于1986年首播,陪伴了80、90、00后的童年,甚至可以说,《葫芦兄弟》是当代年轻人的集体回忆,是国产动漫的经典形象。而胡进庆正是《葫芦兄弟》的导演。他带领团队辛勤工作,才诞生了《葫芦兄弟》这样的经典。所以,大伙都尊称他“葫芦兄弟之父”。

在他去世后,网友们引用《葫芦兄弟》的台词,“妖精,快还我爷爷”,表达了对他的尊敬和哀思。

只可惜,这一次,“爷爷再也救不回来了。”

距离1986年1月《葫芦兄弟》摄制完成已经过去了33年。如果说臼井仪人(《蜡笔小新》)和樱桃子(《樱桃小丸子》)的离去,是日本平成时代的遗憾,那么“葫芦娃之父”胡进庆的病逝,或许可以视为中国动画的一次告别。

这部仅有13集的剪纸动画系列片《葫芦兄弟》33年来一直活跃在电视荧屏上,然而对于他的创作者胡进庆,我们知之甚少。胡进庆1953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校动画专业,毕业后到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工作后,参加了35部影片的摄制。在他导演的10部影片中,最富盛名的当属《葫芦兄弟》。

他擅长剪纸动画,是中国剪纸动画的创始人和开拓者之一。同样作为“剪纸片”的还有《小林日记》、《淘气的金丝猴》、《丁丁战猴王》、《鹬蚌相争》、《草人》等,其中《鹬蚌相争》在德国等多个国家的电影节中大放光彩。

《猪八戒吃西瓜》

《骄傲的将军》

《渔童》

《人参娃娃》

《金色的海螺》

《淘气的金丝猴》

1984年,美影厂开始大力发展动画片的制作,而胡进庆接到的任务,是改编民间故事《十兄弟》:十个天生异相的兄弟,有千里眼、顺风耳、神力等特异功能。

胡进庆看完剧本,考虑到美影厂给的制作成本,把剧本中十兄弟改成七兄弟,把市井改成山野。不仅如此,在七兄弟的构思上,胡进庆也花了些功夫,最后找到了“葫芦”这个充满中国味的符号。葫芦是“福禄”的谐音,中国人喜欢。

胡进庆不仅构思了《葫芦兄弟》的人物、故事,还设计了葫芦娃的形象,并指导艺术家们创作。葫芦娃的形象借鉴了观音身边善财童子的模样:大头、大眼、赤脚、方脸、粗眉、葫芦冠、单发髻的形象。

对于葫芦娃形象的设定,正如胡进庆自己说的“一定要民族化,还要野一点”。并且,片中的环境,如果要上天下地会太复杂,成本也会更高。如果摆进山洞里去,环境就会变得单一,对此,胡老曾打趣地说:“由于没有钱,葫芦兄弟只能住在山洞里。”

在这样的制作成本下,制作系列动画真的需要下大功夫,制作的过程就像在玩皮影戏,先把人物剪成能动的纸片,再在大背景上摆出动作,然后一格格拍下来,这么说起来好像很轻松,但是13集的动画,是需要几千个场景的!

葫芦娃的单集是10分钟,13集就一共是130分钟,每集七万元的预算,五十多人的团队,这样一拍,就拍了两年之久。

1秒24格的画面,动作和背景层的每次变化都要做好标记,稍有差池,就要重新来过。胡进庆曾在采访中说道“有时候我拍了三天,而且只拍了没几秒,一看,穿帮了,就得要重来一遍,还得要三天。”

胡进庆曾说:“做了四十年剪纸片,我拍的片子,基本没有日本、美国的影子,我搞的剪纸、皮影,《金色的海螺》、拉毛画、《鹬蚌相争》,都是中国的。”

剪纸片汲取了中国皮影艺术和民间窗花、剪纸等艺术特色,在《葫芦兄弟》里,剪纸片不再只是短小精悍的艺术小品,而是给无数人的童年留下的美好回忆,但他本人却被公众遗忘了20多年,鲜为人知。在《葫芦兄弟》取得非凡的成绩之后,胡老亦是反复强调:“虽然最终选择的是我画的形象,但是这中间其他人也做了很多工作,这部片子是很多人帮忙共同完成的。”

2016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有限公司和上海合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出品《新葫芦兄弟》,由原导演之一周克勤担任艺术顾问。虽然打着1986版《葫芦兄弟》“官方同人续集”的旗号,最后却因其“磨皮+美颜”画质而被备受诟病。

回想胡进庆老人第一次获得舆论关注的时候,居然只是“蹭”了一个日本漫画家的热度,2009年9月11日,这一天蜡笔小新作者臼井仪人坠崖身亡了,消息传开以后,中国互联网上一片哀嚎,这时候豆瓣网上的一个与此事毫不相干的帖子却突然火了起来,标题非常打眼:小新的爸爸没了,那么多人纪念,葫芦娃的爸爸得了抑郁症,有谁关心?这个帖子至今还在。

广大网友才反应过来,原来不止机器猫和蜡笔小新有爸爸,我们的葫芦娃也是有爸爸的。于是帖子在各大论坛上疯狂转载,网友们积极响应作者发起的给“葫芦娃爸爸”寄明信片活动。

后来,胡进庆老人的孙女发声辟谣,说爷爷没有得抑郁症,只是年纪大了耳朵有些不好使了,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网友主动给胡进庆寄去了慰问信件。

四年以后,胡进庆坐在装修简单的房间里接受采访,面对记者的镜头,回忆起当时他接收明信片的情景,老人双眼放光,双手不停比划着,激动的神情早已溢于言表。

而这一次,抓走“爷爷”的不再是妖怪,而是时间。

当胡进庆老先生离开的那一刻,葫芦娃的爷爷也走了,在这个流行告别的世界,我们都该长大了。

或许老爷爷心里最放不下的,还是这七个孩子吧:再见了,葫芦娃,我不在身边的日子,你们都要好好的。

图片来源:网络

版权归作者所有

微信关注公众号“第二自然”

登录【第二自然】官网,关注设计师品牌与创业,浏览设计精品 → http://www.d2ziran.com

上一篇:中华塔罗网星座专栏:易错过真爱的四星座
下一篇:引进卡52K为中国第一代舰载武直?基本不可能,直10还是唯一选择
编辑:

相关阅读

排行

最新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08-2020 by 穿井资讯 all rights reserved